洋觅网-日本二手奢侈品、日本雅虎竞拍平台
所在位置:主页 > 康熙字典 >

乐锦:CFA为首的存量时代的金融教育正全面进入第三代技术阶段

发布日期:2022-01-21 01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日,笔者专访了金融培训圈中的“传说级”名师——乐锦,乐锦讲述了他投身CFA教育行业的前世今生,也从一个多年从业者的角度,深度探讨了这个行业。

  乐锦回忆起自己入行,就是08年,那年,金融行业遭遇了百年一见的金融危机,偌大的trading floor上,成组成组的同事被裁掉,他也深深感到了职业危机。但他观察到2008和2009年金融认证的报考人数、清华校友里赴美读MBA的人数爆增。于是,他加入了当时著名的金程教育,从中级教师一路做到高级教师、资深教师,时薪水平仅次于创始人。

  笔者问道:“当时为什么不全职做呢?” 乐锦表示,也曾考虑过单干,但分析过自身优势只在于讲课,并没有精力去做营销和推广。“没有all in并不是因为魄力or信心。” ——在乐老师看来,金融培训和其他的应试培训之间最大的一点不同,就是最好的老师都不是全职而是兼职的;因为要给学生讲述行业最前沿的案例,最新的金融工具,最新的监管变动,这些都不是那种一毕业就扎进培训公司里,只会讲课和做题的全职老师能讲清楚的。 始终保持在金融行业一线工作,恰恰是为了给学生输送最新鲜的血液。

  乐老师是第一位投身教育行业的专业投资人士。在他之前,行业内都是全职培训的人讲的全是考题和技巧。全是纸上谈兵。

  “我们工作室内的老师,第一条录取原则就是必须在大型金融机构有至少5年以上投资经验” 乐锦说,“然后我们再来谈教学质量、授课风格的事情。

  在乐老师的课堂上很不一样,CFA课上讲到估值模型,他会抛给你一个国内A股的案例;讲到技术分析,他又会讲到国内坐庄的市场操纵是如何完虐价值投资者的;讲到固定收益,他会分析国内债券交易规则和国外的区别,讲到群体效应,他会问你一个简单又直击灵魂的问题:为什么微信群的人数上限是500?张小龙这种精神洁癖的产品经理,在如此重要的数字难道会拍脑袋吗? 为什么国内公募信托的人数上限是200,两者有什么共通之处?MBA课同学表示:讲的东西很实用, 很有个性的一个老师,从来没见过这么上课的教授。他也很擅长讲段子,课堂上学生经常哄堂大笑,很多跨年级跨学期的学生也来他的课堂上蹭课。

  乐锦现在又多了一个头衔,他已经受邀担任东北财经大学的客座教授,同时还兼任另外两所大学的硕士生行业导师。他上课时喜欢穿一身西服配小白鞋,不仅让笔者想起了韩剧里的都教授。但乐锦教授表示,没有看过这部剧,自己只是为了和学生拉近距离。他上课时还时不时夹杂着90后乃至00后们的网络流行语,让随堂听课的身为70后的金融系主任摸不着头脑,只能跟着同学们尬笑。

  乐锦透露,能把一件事情给别人讲清楚,也是需要天赋的;不仅需要沟通能力、表达能力,还需要有愿意分享的性格、天生的表达欲、育人树人的良好师德。 根据他的工作室这些年面试的经验,有这种天赋的人不到10%。因此好的老师,尤其是具有金融从业实操经验的老师百里挑一。 他的工作室目前开设了CFA、CPA、ACCA、人工智能、就业求职等各种培训项目,签约老师基本是长期稳定的,很少发生变动。

  采访间隙乐锦在不停的接电话,有金融机构请他帮忙推荐实习生的,有高校系主任希望给学生推荐实习的。他摇摇头表示:信息不对称太大了。

  现在学生发愁就业压力大、实习难找;而金融机构也发愁优秀又踏实的毕业生不好找。

  乐锦判断,增量经济已过,以后人们要学会适应存量博弈时代;个人的水平高低更重要了。经济下行的时候投资自己最值。

  中国是世界上所有的在线教育具有巨大机会的国家。14亿人,经济发展极不均衡,教育程度更不均衡,95%的人口尚未收过高等教育,很多二三线城市的学生,也希望学习最前沿的金融知识,普通老百姓也希望学习到靠谱的理财知识。

  过去他们苦于没有机会接触到最优秀的老师,但是网络教育是一切成为可能,只要讲普通话只要能看懂汉字,任何中国人都可以接受同样的教育。 这在任何其他国家是不存在的。因此乐锦认为,未来十年中国在线教育的红利期讲继续保持。

  乐锦透露,目前市面培训课程多是停留在1代或2代技术,而在他对品质的孜孜追求下,带领团队直接跨到了3代半技术。(背景介绍:第一代技术:线下课堂的现场录像,类似枪版电影,夹杂了人头攒动和学生们的咳嗽、提问。 二代技术:演播室里,老师站在绿幕或大型LED屏前讲解,缺点是视频文件很大,老师的身躯经常挡住重要公式。三代技术:PPT屏幕配合老师声音,角落里出现老师的头像。所谓3代半,就是PPT录屏配合二维动画演示)

  在讲课过程中,乐锦对课件和授课质量非常苛求,仅PPT一项就达到投行IBD的水准。他也非常重视最新科技的应用。

  “如果将来学生们接受了VR,我不介意用VR给学生们呈现最直接的课堂,让我的唾沫星子直接喷到他们脸上。” 他非常重视学生反馈,每年录课之前,会事先发放几百人的问卷,调查新生代学生的需求和兴趣点。

  他拿起手机比划着,比如现在的白领都喜欢在地铁里利用上下班高峰期学习,因此最新的视频都从4:3改为16:9宽屏,手机全屏正好铺满;视频设计为15分钟,北上广深一线分钟,正好看完两段视频。

  前几年在大牛市,乐锦在牛市上赚了很多钱,但他去证监会开会时,屡屡见到请愿的百姓,见到P2P暴雷上访申冤的百姓。他逐渐萌生了全职从事金融教育这个想法。

  乐锦表示,他的目标是让全中国的人都可以接受到精英的金鱼培训,老百姓也可以学到普及金融知识,不再受欺骗。这是教育从业者的责任。

  与许多金融圈人士喜欢喝咖啡不同,乐老师更喜欢喝鲜榨蓝莓汁,他说这是为了保护眼睛,以前做投行的时候,咖啡只在重要紧急项目需要熬通宵的时候才喝。

  访谈中,笔者深切感受到,这个与众不同的喝蓝莓汁的金融男,作为兼具金融行业从业经验的从业人员、认真又方法独到的金融讲师,在默默肩负金融教育从业者的责任,仿佛与生俱来,却又重任在肩。